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武训文化 >> 武训碑文名句赏析
武训碑文名句赏析

发布时间:2009/4/10 浏览次数:3553

武训碑文名句赏析
 
冠县政协文史委主任  梁秀申
 
      武训纪念馆坐落在冠县柳林镇,为纪念“千古奇丐”武训而建。武训(1838—1896),冠县柳林镇武庄人。自幼家贫,因不识字受尽凌辱,遂立志不娶妻、不生子、不置家,“修个义学为贫寒”。他靠出卖短工、拾破烂、沿街乞讨积攒钱财,经过30多年艰苦卓绝的努力,终于在柳林、馆陶、临清修建三处义学。这一绝世奇行轰动朝野,受到清廷褒奖并“宣付国史馆立传”,被誉为“千古奇丐”。武训纪念馆建设初具规模,由南向北,依次大门牌坊、百米碑廊、武训石雕半身像和武训祠堂,碑廊东侧有“武训魂”亭,西侧有“嘤鸣台”、亭台傲然相对,并与整个院落建筑融为一体。
    漫步于武训纪念馆映入眼帘的是天青石碑上镌刻的名人、名校题词,这些题词无论从书法艺术还是蕴含的褒扬之词都会让你感动。首先从武训兴义学的壮举到兴学精神的弘扬,再到现阶段“希望工程”的蓬勃发展。
    武训先生是一个蒙尘的明珠,兴义学褒贬不一,曾一波三折,最终对他的兴学精神是肯定的、敬仰的、效法的、弘扬的,他那种“为众谋”的精神是扎根于人民心中的,正如五届冠县政协主席李增珠所说,武训应定位于“奇特伟人百世师”。
    武训碑廊共有22通碑,碑阳镌刻着近、现代名人、名校对武训兴学的赞美之辞,现择其五件以飨读者。
    清末东昌府教谕王锡祺撰联,山东省文史馆原馆长李骏书丹的“线头缠出千秋业,豆沫长留万古香”的佳句,该佳句歌颂  了武训以微薄之力,锲而不舍,创下兴办义学的千秋伟业,其精神、美名将万古传诵。线头缠出千秋业指武训靠积聚乞讨的点点滴滴干出事关千秋万代的伟大事业;豆沫长留万古香誉为武训将永久地留下万年不变的美名。此句歌颂武训兴办义学的千秋伟业,化抽象为具体,用人们所熟知的具体事物,指代武训办学的基础、条件和处境,以点代面、以小见大地概括出武训办学的艰难经历和他那种锲而不舍、坚定不移地无畏精神,并用“线头”与“千秋业”、“豆沫”与“万古香”进行对比,突出了他的成就、贡献和后人对他的景仰与怀念,更突出了成就的来之不易,因此也更值得称颂与赞扬。
    张学良的碑文为“行兼孔墨”。张学良是国民党时期著名的爱国将领,他的题词是指武训的行动兼有孔子和墨子的精髓。孔子一生是教化,让人恪守“仁义礼智信”。武训的行动是对愚昧无知的孩子进行教化,让他们摆脱无知,让孩子聪慧起来,以此明了事理。墨子主张“仁爱”,以“兴天下之力,除天下之害”,武训的行动也蕴含了这样的道理。张学良的题词简短,但概括准确,寓意深刻。(待续)
    于右任的题词为“匹夫而为百世师”。这个碑文的内容源自唐代著名文学家韩愈被贬到潮州任职一事。当时的潮州生产力落后、土地荒芜、思想不开化,韩愈去了之后,实施新政、发展生产、传播文化,可谓是政通人和,一时传为佳话。到了宋朝苏轼巡访潮洲,有感于韩愈当时的巨大贡献,欣然题写了“匹夫而为百世师”名句。于右任借该句对武训的奇行给予了高度评价。
    冯玉祥的题词为“特立独行百世流芳,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该句主要赞颂武训人品的高洁和意义的深远。特立独行,是指有独立见地和操守而不随波逐流,语出唐韩愈《易黎集》卷十二《伯夷颂》:“士之特立独行,适于义而已,不顾人之是非,皆豪杰之士,信道笃而自知明者也”。百世流芳,是指千年百代流传美好的名声。语出《三国演义》第九回:“将军若抚汉室,乃忠臣也,青史流名,流芳百世。”先生之风,指武训的风度。先生,年长有学问的人,语出《孟子·先子下》:“先生将何之?”常用来对年长者的尊称,这里特指武训。山高水长,指像山一样高、像水一样长,比喻人品节操高洁,影响深远。后两句出自宋范仲淹《范文正公集》卷七《桐庐郡严先生祠堂记》:“云山苍苍,江水浊浊,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借以表现武训的人品和影响。此题词连缀前人的语句而不露丝毫痕迹,水乳交融地构成一个有机整体,而又能恰如其分地概括武训的高洁品格,表达作者对武训的敬佩之情。
    老舍夫人、著名画家胡絜青女士撰联并书丹了“赞赤贫兴学传万代,颂残羹育才奠千秋”的名句。该题词赞颂了武训行乞办学的伟大精神和杰出贡献。上句称赞一贫如洗的武训兴办义学英名传颂千年万载,下句颂扬武训靠乞讨培育人才奠定了千年不朽的伟业。该句把“赞”与“颂”置于首位,表明了对武训赞颂之情;然后把反差极大、似乎是匪夷之思的“赤贫”、“残羹”与“兴学”、“育才”相对照,再与“万代”、“千秋”相对应,从而突出了武训行乞办学的伟大精神和对我国教育事业的杰出贡献。全句抓住武训兴办义学的特点,用形象具体又含义丰富的词句加以表达,语言通俗直白又富含意蕴,且态度明朗,易于理解把握,表达了胡絜青老人对武训义举及精神的高度评价及褒扬。